kok全站首页|官网
销售热线:13105350563 / 0535-6821355 / 13853509397
导航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产品中心

1938年木匠带日军进入深山成功葬送700多人只为给女儿报仇

时间:2022-10-05 03:32:43 来源:kok官方体育app下载 作者:KOK在线登录官网点击:6次
详细介绍

  2014年4月21日,《富阳日报》报道了一则消息,迅速抢占各大媒体的头版。

  原来,在富阳街道方家井村与宵井村,发现抗日的士兵特大墓群,为了证实这件事的真实性,富阳政府特意让知情的民众,前来提供关于这场战斗的线索。

  不久后,住在城区的骆康乾老人看到这则消息,想起自己曾在一本书上看过类似的记录,这本书名叫《闽浙赣粤桂黔滇抗战》,其中记录的信息与富阳报道的吻合度极高。

  骆康乾老人说道:“这本书只是其中一本,原来有十本,套书名为《正面战场:原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》。”

  记者后来通过查阅,发现这套书是2010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,书中记录的内容,全都是亲身经历过战斗的国军官兵回忆纪实。

  “富阳战斗”是本书中最为详实的回忆,署名是邓国均,此人是一九二师一一一九团第二营第五连连长。

  邓国均等人与日军在富阳鏖战,以歼敌700余人,歼灭稻村一个骑兵中队,稻村切腹自杀而告终,国军士兵牺牲800余人。

  这首挽联,是方家井咸迪山墓碑上看见的,撰写人是一九二师师长胡达,忠臣说的是国军官兵,义士说的则是这场战斗的灵魂人物——潘木匠。

  1937年7月7日,“七七事变”后,牛岛贞雄被任命为第十八师团首任师团长,并于11月率部在杭州湾登陆。

  1938年秋,政府派出二十八军一九二师前往新登、临安,以阻挡、消灭日军。

  胡达所部,原本是奉命守卫浙江桐乡、德清等地,掩护国军撤退。该师在完成任务后,为了阻止日军北进,在桥梁已经被日军炸毁的情况下,胡达一声令下,所有士兵用民船强渡钱塘江,迅速抢占了渔街之线,利用钱塘江自然的天然屏障,修筑工事,继续与敌军作战。

  10月,原本在负责新登、临安一带的浙江保安纵队宣铁吾部,因弹尽粮绝,不得不向一九二师求助。

  1939年9月,日军在富阳休整队伍,补充装备,准备进攻桐庐、兰溪、金华,最后剑指江西。

  胡达自然不会如日军所愿,他将各部分散驻守,其中1117团、1118团、1119团分别驻扎在石灰山、扬山、千家村等地区。

  一九二师形成了极为牢固的防线,还四处设下埋伏,日军想要抢占这些地区,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邓国均在接到任务后,在日军阵地秘密观察,看见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,鬼鬼祟祟,便立刻将其逮捕。

  在邓国均的盘问下,该男子自称姓潘,是富阳有名的木匠,见胡师长,是想要给女儿报仇。

  师团长牛岛贞雄,每攻下一地,便放任士兵烧杀抢掠,以此满足士兵的个人需求。

  潘木匠因为有门好手艺,与15岁的女儿也算过得去,可日军来之后,他让女儿藏好,自己却被抓去做了苦力。

  事后,潘木匠的女儿不堪受辱,趁日军不注意,起步跑到院子内的一口井,投井自尽了。

  3名日军气愤不已,拿起枪对着井内开了好几枪,这才大摇大摆地走出潘家院子。

  抗战时期,因为这样的事情自尽的女子不在少数,很多年轻女子甚至在反抗中被杀害。

  对于这件事,潘木匠一开始并不知晓,在他心里,只要女儿平安,自己在军营中吃点苦不算啥。

  可是有一天,潘木匠在工友们的谈话中得知,女儿因为被日军侮辱自尽,怒火中烧的他,拿起铲子就要和日军拼命,还是工友将其拉住,这才作罢。

  毕竟日军手里有枪,潘木匠很可能铲子还没挥出去,就已经被一枪毙命,枉送性命。

  但潘木匠并没有因此颓废,他将之前对日军所有的怒火转化为动力,他开始仔细留意日军谈话,并开始伪装自己,有时候笑着去跟日本兵学日语。

  潘木匠本就聪明,很快也懂得不少日语,日军讲话,他也能听出个大概,而日军方面,对他的表现颇为满意,有时候也会派任务给他。

  但潘木匠从始至终,未给日军做过一件事,他心里想的,无非是报仇,女儿就是他在战乱时期,活下来的希望。

  原本女儿已经许配给富阳某个商铺的少爷,但是日军进富阳时,该少爷自知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他带着一帮年轻人与日军激战,最终被日军打散,也不知去向。

  潘木匠的准女婿、好女儿,在日军到来后化为乌有,经如此打击,让他活下去的动力只剩下复仇。

  见到师长后,潘木匠当即跪地哭喊:“求您将日军赶出富阳,我要为我女儿报仇,我能帮到您。”

  丧女之痛,潘木匠的心情他能理解,但是见潘木匠都年近五十,又没当过兵,难道让他参军给女儿报仇?这也不现实。

  可转头一想,潘木匠既然口口声声说能帮助自己,肯定有自己的办法,如今正在想办法打打日军的嚣张气焰。

  潘木匠看出胡达担忧,便说:“我现在会一些日语,能和日军做简单的交流,而且他们很信任我。”

  在军营里,潘木匠每天依旧负责架桥,本就是木匠,活干的也很好,又会简单的日语,日本军官甚至有如获至宝的感觉,殊不知,死神正在向他们慢慢靠近。

  话说胡达想找日军打一仗,日军也是如此,他们在得知一九二师到来后,每天都在打听国军的动静。

  因为事先有所准备,日军这次猛攻以失败告终,胡达率领士兵,死守富阳县防线,日军未取得半点突破。

  日军其实也有些不解,之前探查的信息,该地区防守明明没这么强,难道有人走漏消息?

  反而在决定秘密进攻石灰山后,因不清楚地形,特意找到潘木匠,问他知道谁熟悉石灰山一带的地形。

  随后他便再一次向胡达传递信息,让胡达在石灰山一带埋伏好,到时候他会将日军引到此处,不用管自己死活。

  1117团的团长名叫蒋本嵩,他选了一处洼地,在洼地周边放好机枪和炮弹,士兵在埋伏在附近,只要日军进入这个洼地,便再无生还之路。

  走在最前面的是潘木匠,日军天真的以为,这次攻击定然会凯旋而归,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,完全没有留意潘木匠往哪里带,知道走进洼地,稻村才察觉到有蹊跷。

  蒋本嵩团长立刻发动攻击,顷刻间,漫天的石灰飘散在空中,日军根本看不清楚方向,只感觉四处都有枪声。

  有的日军逃到树林里,蒋本嵩团长亲自带队,让机枪手对树林里一通射击,只听见树林里一片哀嚎。

  虽说遇到伏击,但日军在短时间内就调整好,并组成战斗小队,分散抵挡国军进攻。

  石灰山一战,一直持续到夜晚,被困的日军发出信息,没多久天空中便飞来几架战斗机,纷纷向国军阵地投下炸弹。

  蒋本嵩团长还是组织了几次进攻,但最终因为没有制空权,效果不高,他们只能零星的杀死躲在树林里的倒霉日军。

  石灰山战斗,日军损失惨重,潘木匠引到洼地的700多人被全歼,要知道,那会儿几个日本兵就能控制一个村一个镇,这700多人被杀,日军高层大为震怒。

  原本1117团损失并不大,只怪日军飞机,国军也有800多人伤亡,要不是这样,这场战斗可谓是碾压性的。

  石灰山战斗结束后,胡达亲自下令,派人前往石灰山,将牺牲在这里的战士进行安葬。

  在洼地,国军找到了潘木匠的尸体,胡达让人将他与战士们埋在一处,也就是方家井的咸迪山,还立碑撰写挽联。

  原本这座墓群是有墓碑的,但是附近的村民要修路修桥,将这些石碑拉走,做了路基和桥梁。

  骆康乾老人提供线索的同一时间,宵井村的村民也迅速为记者提供了相关的线索,多名老者回忆,自己也曾听过这个事情。

  其中有名叫阮关林的老者称,自己小时候听过老一辈人说过,这场战斗结束后,负责安葬这些国军士兵的是姓徐的团长,而当时驻守在扬山的1118团团长正好姓徐,名馨仁。

  不过阮关林也说,自己小时候只看到了六十多块墓碑,按理说阵亡那么多人,远不止这些墓碑。

  对于这个,熟悉近代史的应该都清楚,很多战斗牺牲的士兵,其实很难核对身份姓名的。

  况且石灰山战斗结束后,胡达还要应对日军接下来的进攻,人力、石材也有限,很可能只记录了少数人的姓名,我们也没有必要纠结这些。

  石灰山战斗,如果没有潘木匠,胡达部的1117团很可能伤亡更加严重,所以胡达在挽联中称他为“义士”。